-游戏直播急刹车虎牙和斗鱼行至终点

游戏直播急刹车虎牙和斗鱼行至终点

虽然游戏行业在上个月刚传出版号重启发放的好消息,但游戏直播行业却再度迎来“水逆期”。

继行业强监管接二连三落地、腾讯旗下企鹅电竞发布退市公告以及虎牙首次由盈转亏之后,游戏直播行业再次遭遇了一场严酷的“裁员潮”。

起初是B站的直播业务部门开始裁员,紧接着是虎牙的国际化业务团队裁员70%、国内业务团队裁员20%以及斗鱼整体裁员30%。

尽管B站和斗鱼回应称“直播业务情况很好”“正常人员优化调整”,但游戏行业人士李楠向「子弹财观」透露,各大游戏直播平台裁员一事已是板上钉钉,并且“有可能会持续收缩团队规模”。

游戏直播行业遭遇“裁员潮”背后有两个层面的因素,一是处于高压状态的监管政策导致游戏直播平台面临诸多不确定性;二是游戏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单一且商业化探索并不顺利。

即便是从“千播大战”中硬生生趟出一条血路的虎牙和斗鱼也未能独善其身,其中,虎牙在连续盈利16个季度之后开启了亏损模式,而斗鱼则连续5个季度深陷亏损泥沼难以自拔。

事实上,虎牙和斗鱼正经历一次生存大考:一方面,直播打赏的用户规模基本已触及天花板。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测算数据,中国视频直播行业的付费用户数由2016年的1370万增至2020年的4440万,同一时期的付费率由5.7%增至10.3%。而在2021年和2022年,付费用户数分别为4910万和5320万,付费率分别为10.7%和11.0%,整体呈现出放缓的态势。

另一方面,有限的直播打赏“蛋糕”正被新入局者强势瓜分。

虎牙和斗鱼的平台定位过于垂直,因此很难跳脱出游戏的范畴,而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则包罗万象,能轻而易举地入侵虎牙和斗鱼的领地并对其造成直接威胁,比如截至2021年6月,快手上开播的游戏主播数达249.8万,抖音上游戏直播的月总场观人次达9.9亿。

已有游戏直播平台在残酷激烈的竞争中倒下。4月7日,企鹅电竞发布退市公告称,将于2022年6月7日终止运营,并且下架应用、关闭服务器,停止主播开播功能。

“企鹅电竞退市意味着游戏直播行业正式进入寒冬期,各大游戏直播平台在‘乱世’中守住一方领土将变得越来越困难。”李楠认为,在后游戏直播时代,游戏直播平台结合自身优势积极探索差异化打法已迫在眉睫,“游戏直播行业已经度过了辉煌期,迎来了转型升级的阶段”。

1 游戏直播难再有突破

监管政策直接左右着游戏直播平台的“命脉”。

2022年4月,按照2022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安排,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清朗·整治网络直播、短视频领域乱象”专项行动,其中,网络直播平台中诱导打赏、刺激打赏和未成年打赏将得到全面清理和整治。

无独有偶,2021年9月正式实施的《网络表演经纪机构管理办法》中也明确规定,网络表演经纪机构不得以虚假消费、带头打赏等方式诱导用户消费,不得以打赏排名、虚假宣传等方式炒作网络表演者收入。

以直播打赏为核心盈利模式的游戏直播平台首当其冲,比如虎牙和斗鱼,在2018-2021年,虎牙的直播业务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高达95.3%、95.2%、94.5%和89.7%,斗鱼的这一比例分别为86.1%、90.9%、92.2%和93.8%。

在严厉整治直播打赏乱象之外,针对游戏直播行业的监管也已进入“深水区”。

4月15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和中共中央宣传部出版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平台游戏直播管理的通知,加码对游戏直播行业的监管。

“目前来看,虽然针对游戏直播的监管还比较模糊,但毋庸置疑的是,与游戏直播相关的政策将会继续密集出台,如何在强监管之下合规运营,将是游戏直播平台不得不面对的挑战。”李楠解释道。

游戏直播平台遭遇强监管,游戏主播的日子也不好过。

游戏主播曾是最耀眼的新兴职业之一,但游戏主播吴磊还是下定决心离开游戏直播行业。

“收入直线下降,晚上七点一直直播到早上五点,上个月的收入是2000元。”吴磊告诉「子弹财观」,很多热门游戏都不让直播了,导致人气和收入均大幅下降,“以前每个月的收入至少可以维持日常生活,但现在连电费和外卖钱都不够。”

一位已经转行的前游戏主播向「子弹财观」表示,游戏主播的收入主要包括平台签约底薪、直播打赏分成、直播贴屏广告收入、线下活动收入以及比赛解说和奖金,但无论哪种类型的收入,其前提均是人气与热度。

根据小葫芦数据研究院的监测数据,2020年游戏直播内容综合数据排名靠前的PC端游和手游,主要有《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穿越火线》《王者荣耀》及《和平精英》等游戏,其中《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分别占据PC端游和手游直播数据的第一,日均活跃用户数分别为225.1万和255.7万。

排名靠前的游戏虽然人气旺盛,但同时也面临着最为激烈的竞争,大部分游戏主播很难脱颖而出。于是不少游戏主播转而主攻一些未获引进许可的单机游戏,通过新鲜感及差异化吸引人气。

但随着监管政策的出台与实施,类似的游戏直播内容将不复存在,大批中小游戏主播只能艰难求生甚至出局转行。

一个可以佐证的数据是,根据小葫芦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游戏直播行业洞察报告》,2021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大盘数据指标显著缩水,游戏主播数由1395.8万下降至1197.4万。

“在直播打赏乱象被整治、游戏直播内容受限以及中小游戏主播纷纷出局的情况下,游戏直播行业或难再有大的突破。”李楠总结道。

2 游戏直播触及天花板

虎牙和斗鱼同为游戏直播平台的翘楚,从双方的最新财报中,可以窥得游戏直播行业的情况不容乐观。

虎牙和斗鱼在2022年3月相继发布了2021年及第四季度财报。从数据上看,虎牙在总营收、净利润和用户规模三大核心指标上已全面领先斗鱼。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第四季度,虎牙的净利润为-3.13亿元,是其自2018年第二季度实现扭亏为盈后的首次亏损,在此期间,虎牙曾创造了连续16个季度盈利的纪录。

虎牙和斗鱼曾经是不分伯仲的对手。根据2020年财报,双方的总营收、净利润和用户规模并没有显著差距。

其中,虎牙的总营收为109亿元、净利润为8.84亿元、付费用户数为600万,而斗鱼的总营收为96亿元、净利润为5.4亿元、付费用户数为760万。对比来看,双方都没能形成绝对的优势。

但在2021年,双方之间的差距却越来越明显。根据2021年财报,虎牙的总营收较2020年同期的109.41亿元增长4.0%至113.51亿元,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其净利润为5.83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8.84亿元下滑33.9%。

相比之下,斗鱼的经营状况则要逊色很多。根据2021年财报,斗鱼的总营收较2020年同期的96.02亿元下降4.55%至91.65亿元,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其净利润为-6.20亿元,而在2020年同期,该项数值为4.05亿元。

游戏直播平台的盈利能力往往以月活跃用户数和付费用户规模来衡量。2021年四季度,虎牙移动端MAU(月活跃用户数)再创新高,同比增长7.4%至8540万,而斗鱼移动端MAU为6240万,较2020年同期的5820万增长了7.2%。

同一时期,虎牙的付费用户数为560万,较2020年同期的600万减少40万,而斗鱼的付费用户数为730万,与2020年同期的760万相比减少了30万。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游戏直播平台的月活跃用户数和付费用户数均已逼近天花板。

在2021年三季度时,虎牙的移动端MAU和付费用户数分别为8510万和600万,而斗鱼的两组数据分别为6190万和720万。

种种迹象表明,仅靠直播打赏已经无法覆盖游戏直播平台的运营成本并且实现盈利,更为致命的是,无论是虎牙还是斗鱼,都没能及时开辟“第二增长曲线”。

虎牙和斗鱼的营收结构基本一致,直播业务和广告及其他业务是主要营收来源。2021年,虎牙的广告及其他业务占总营收的比例为10.26%,而斗鱼的广告及其他业务占总营收的比例仅为6.21%。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研究报告》,其预测2022年游戏直播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530亿元,增长率为21.8%,较2021年同期下降4.9个百分点,市场规模增长率开始趋缓。

在李楠看来,虎牙和斗鱼对于直播业务的依赖程度都很高,在游戏直播市场增长率趋缓的情况下,双方的业绩增长或将难以为继。

资本市场也对虎牙和斗鱼表现出了较为消极的态度。截至5月17日美股收盘,虎牙报4美元/股,总市值为9.53亿美元,较上市首日总市值35.02亿美元已跌去72.79%;而斗鱼报收1.52美元/股,总市值仅剩4.83亿美元,较上市首日总市值37.33亿美元已跌去了87.06%。

3 游戏直播平台路在何方?

游戏直播行业天花板已经显现,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强势崛起,再加上不断收紧的监管政策,游戏直播平台的突围之路注定举步维艰。

但虎牙和斗鱼显然不想坐以待毙。

出身于综合直播模式的虎牙选择坚持“电竞 泛娱乐”的发展策略。

在电竞方面,仅2021年第四季度,虎牙就直播了125项版权赛事,目前,其已拥有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秋季赛、德玛西亚杯、和平精英职业联赛等头部赛事版权,而顶级赛事不仅能获得打赏、吸引广告商入驻,还可以通过分销获利。

在泛娱乐方面,虎牙拓展了户外、二次元、交友等多元化的直播内容,并以“直播 旅游”、“直播 综艺”等形式探索创新性直播内容。

斗鱼也在尝试多元化业务,积极探索新出路。2021年三季度财报发布后,斗鱼创始人、CEO陈少杰曾表示,斗鱼将持续拓展和丰富游戏品类,打造直播、视频、图文内容和社区等多元化内容形式、以及游戏个性化运营手段。

不过,目前来看,虎牙和斗鱼的突围之路难言顺利,如果无法及时开辟第二增长曲线,再叠加监管政策的影响,其月活跃用户数和付费用户数的新增长将遥遥无期。

李楠向「子弹财观」分析,游戏直播平台有几个重要的发展趋势:一是将直播内容进行精细化运营、将目标用户进行精确定位;二是游戏主播将变得专业化与职业化;三是将游戏直播与VR/AR等创新性技术结合;四是引导游戏直播向娱乐化趋势演变。

“游戏直播行业已迈入全面化竞争时代,对于游戏直播平台而言,只有在用户运营、内容多元化、商业化模式拓展等方面全面化发展,才有望建立起优势。”李楠认为,未来游戏直播平台的业绩增长将会出现在多元化业务上。

但在现阶段,所有游戏直播平台仍被“存量市场”裹挟着向前,不断挖掘、探索新出路,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游戏直播平台仍需要面对凛冽的寒冬期。

本文源自子弹财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