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骑行热天津自行车镇能否改头换面

城市骑行热天津自行车镇能否改头换面

10月周末的一个傍晚,天津武清区的王庆坨镇,临街商铺门庭若市,道路两侧琳琅满目的自行车厂:上海凤凰自行车装配厂、中诺自行车零件厂、天津飞鸽自行车厂等铁门外大牌匾格外醒目。

王庆坨被称为“中国自行车小镇“。2016年政府官网发布的小镇介绍显示,自行车产业占据王庆坨全镇GDP的75%,其自行车、电动车年产量约1300万辆,占全国年产量的七分之一。

这里和大部分乡镇一样,街边两旁有很多小两层的房屋和一排排稍显破旧的门脸。共享单车3年前在这里迅速扩张后,曾给王庆坨带来短暂的疯狂。但随后投放限量、产量过剩的状况,对整个自行车行业造成了不小影响。

如今的王庆坨,以制造出口自行车零部件产业为主,在镇上一条主干街道上,商铺外一排排停放着整齐安静的电动车、山地车,这像极了野蛮生长后回归正常的市场规律。

自行车“王国”

自行车在中国的普及与国家放宽调控的步伐是一致的。20世纪80年代末,全国大概有 60 多家自行车制造厂和千余家零部件供应商,形成了以飞鸽、永久、凤凰、红旗、金狮五大国产品牌为首的产业格局。

王庆坨作为中国自行车产业基地,一直以生产自行车闻名全国,它曾是天津支柱产业。对外开放使自行车企业从技术转让中获益。产业起步于1994年。

当年王庆坨的厂引进国外的先进热处理设备,在链条、脚蹬和飞轮的组装工艺上获得了竞争优势。

仅飞鸽在20世纪80年代,就将产量提高到每400万辆,并雇用了 1 万名工人。更高效的制造力、革新技术和不断入场的竞争者,推动自行车产业进一步发展。全国自行车年产量从 1978 年的 850 万辆增加到 1987 年的 4100 万辆,提高了近 4 倍。

从内部结构上来看,王庆坨的自行车产业由众多草根民营企业集聚而成,以中小企业为主,包括自行车整车生产商和零部件生产商,彼此既竞争又合作。在产业集群效应的推动之下,王庆坨很快摆脱了家庭作坊模式,规范品质标准,优化产品质量,开始增大自行车出口量。

但过去3年,在共享单车的骚动中,王庆坨被推上惊险刺激的“过山车”。从订单做不过来,到库存消化不了,货款截不回来,王庆坨人转眼成了共享单车盲目扩张的“接盘侠”。

完善的产业生态圈

如今面积仅有54平方公里的王庆坨镇随处可见各种零配件生产厂,车架厂、铝厂、泥板、车把配件厂。与自行车相关的企业充盈在小镇里的每个角落。这些工厂相互合作,彼此依存,形成了完善了“自行车产业生态圈”。

在一家名叫密码零部件配件厂,正在准备下班的工作人员跟新金融记者介绍,他们生产的自行车和一些零部件都以出口为主。一辆自行车从喷涂车间、机械加工车间,再到组装均已实现自动化改造。目前接手了韩国共享单车的订单,跟马来西亚、印度公司也有业务往来。现如今厂里自动化都做到位的话,年产量可达300-400万台。

王庆坨镇具有交通、港口优势,很多大厂也都把生产和研发板块从北京转移到了天津。像捷安特、富士达、艾玛大品牌已形成一定规模的供应链配套体系。

天津市捷安特自行车厂经销商赵老板介绍,近一年多来电动车、山地车市场稳步上升。很多大品牌山地车甚至“一车难求”。“以前被共享单车‘坑’了的厂子都改做零部件或电动车了,算是回到王庆坨的老路。”

新金融记者在小镇上发现,这两年疫情发生后,小镇在保证海外销量同时,很多公司也开始拓展国内市场,同时借助智能化改造,提高生产自动化率、降低生产成本。像山地车、公路车、童车产业虽不再像几年前共享单车“一夜暴富”,但胜在市场稳定,不再大起大落。

运动属性

疫情的反复也再次掀起户外骑行热潮。

从百度搜索指数的平均值来看,截至今年7月15日,“自行车”搜索指数均值为3010,比疫情前高出3成多。这其中,2021年“自行车”的热度最高,搜索指数均值为3089,高出疫情前指数近4成。

山地车已从通勤代步工具,发展成旅行、运动、时髦、社交等属性,并带动相关配套产品线上线下热销。

记者通过捷安特的微信小程序看到,其在售的成人自行车价格从2000到上万元不等。其中多款热门公路车、山地车在查看门店库存均显示本地门店“缺货”状态。而那些价格在5000元以上的中高端自行车,绝大部分的都要提前到门店预定。

2020年后,自行车火了!低碳出行,自行车又重新拥有了一批庞大的用户群。自行车企业、自行车零部件相关企业营收均在稳步增长。中国自行车协会的数据显示,2021年自行车产量7639.7万辆,同比增长1.5%;电动自行车产量4551.1万辆,同比增长10.3%。全行业总营业收入3085亿元,总利润127亿元。行业出口额超120亿美元,同比增长53.4%,创历史新高。截止去年底,久祺股份、禧玛诺和上海凤凰3家自行车相关业务累计增涨超100%,最高达到140。13%。

编辑手记:

在往市区回的路上,王庆坨镇的津霸公路上依旧延续着川流不息的喧闹,从产业、工厂到当地居民,这看似平常的背后,都在发生悄然无声的变化,很多人经历了“大起大落”,在共享单车泡沫中受挫,但如今从头再来,脚踏实地,才是向阳而生。

撰文/摄影 刘姝乐责编 刘姝乐

检校 王雅菡